公告
  
上线连载小说板块~
为了方便读者阅读~
论坛上线了连载小说板块~
现阶段仅针对pc端~
之后更新手机端~
论坛刚建立,还没有什么人气 ~
希望大家多多拉点朋友来聊天呀 ~

知道了

《传说中的童话》第六章

原创 无标签
0 540
喵喵呜DXC
喵喵呜DXC LV1 2021-05-26 21:59:52
用户等级:0级

兰斯·米斯尔纳,一个出生于伯爵之家的孩子,从小便锦衣玉食,受着家中仆人家臣的宠爱,他出生的那一天据说米斯尔纳城内可是欢庆了一整天。

 

小的时候兰斯可是十分的调皮而且性格可以用恶劣来形容,在他差不多五岁的时候经常欺负家里的仆人玩,把脏水泼在仆人身上,但凡他自己感觉有人不听他的他就哭着找管家,让管家惩罚那些人。

 

仆人和家臣们也很无奈,毕竟这是米斯尔纳伯爵的独生子,不敢招惹,心想长大以后懂事了以后就好了,但是到了九岁的兰斯反而更是变本加厉,仆人们和家臣们也是有苦说不出,兰斯的母亲虽然也想试图教导兰斯,但是这位伯爵夫人拿自己的孩子也是完全没办法。

 

米斯尔纳伯爵是军事天才,所以他一直受国王重用与邻国打仗,在领地的时间远远比在战场上少得多,所以伯爵也几乎没有什么时间教导兰斯。

 

米斯尔纳伯爵是一个很严厉的人,大概是常年在战场的缘故,伯爵本人自带一种肃杀的气场,但是兰斯却不害怕,每次见到父亲都很开心,而伯爵本人每次见到兰斯也会露出一些难得的笑容。

 

在米斯尔纳伯爵一次征战结束回到领地后,伯爵夫人向他讲述了她对兰斯的担忧,而米斯尔纳伯爵听后也陷入了沉思,他虽然善于治理军队,但教育小孩子他可是半点经验都没有,但兰斯这样下去,迟早会变成一个混吃等死的残暴领主。最后伯爵决定将兰斯带到战场,他的确教导不了小孩子,但教育一个士兵,他没问题。

 

伯爵夫人虽然担忧兰斯在战场的安危,但是她还是忍住了自己的冲动,同意了自己的儿子前去战场接受磨练的事情。

 

当九岁的兰斯坐着马车和父亲一起前往战场时,他还以为自己是去旅行,那是第一次他离开了米斯尔纳领地前往一个他未知的的地方,在到达驻军地的时候,他完全不敢相信他看到的一切,一个个简陋的帐篷,没有富丽堂皇的宫殿和宅邸,没有什么能摆上满满一桌的美味佳肴,没有仆人。

 

当他看向带着他来的父亲时,能看到的只有身为军人的严肃与冷淡。

 

兰斯“哇”的一声就哭了,但没有人安慰他,没有人来惯着他,而父亲只是带着他进入了其中一个较大的帐篷,找了个椅子让他在那坐着。兰斯祈求父亲让他回去,但是这位伯爵完全无视他的请求,而是思考着接下来战斗的规划。兰斯就一个人在椅子上哭,哭着哭着他哭累了,就在椅子上睡着了。

 

当他醒过来的时候,那已经是下午了,身上盖着伯爵的大衣,伯爵此时并不在营帐内,醒来的兰斯不知所措只好继续大哭,直到哭到了发现哭在这里并没有什么用,兰斯才停止了哭闹,而是静静地坐在椅子上等待父亲的归来。

 

一直等到了傍晚,身着铠甲满身是血和泥的米斯尔纳伯爵才回来,兰斯看到这样父亲不知道该如何反应,只是发呆一样看着自己的父亲。而米斯尔纳伯爵也并未理会兰斯,直到到了返点,负责做饭的大婶们端着两份饭走了进来。

 

兰斯看着盘子里的东西,那只是简单的两片面包片和一碗菜汤,饿了半天的兰斯拿起面包片咬了一口就吐在了地上。

 

“这东西给狗都不吃!“兰斯的不满情绪爆发到了极点,直接把一盘东西全都甩到了地上。

 

伯爵看到了什么话也没有说,而是站起身来走到了兰斯面前,兰斯看着面无表情的父亲不知道该怎么进行下一步,下一秒米斯尔纳伯爵一个巴掌把兰斯扇倒在地上。扇过巴掌后伯爵又坐回了自己的位置,吃着那兰斯觉得难以下咽的面包。

 

而兰斯一个人躺在地上低声抽泣。

 

晚上,兰斯睡在并不舒服的毯子上,盖着质地粗糙的而且厚重的被子,他还能感觉到地面的小碎石块的凸起,但他这一觉睡得很沉,第二天他一大早就被伯爵叫了起来,没有人给他更衣洗漱,全部要由他自己来,兰斯花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才学会把衣服穿好。

 

伯爵吩咐负责医护的人来教导兰斯,让兰斯尽快可以做到负责照顾伤员,兰斯在跟随医护人员进入伤员营帐的时候,里面一股臭味直接扑鼻而来,兰斯立马捂住了鼻子,在有了昨天的教训后,兰斯已经意识到哭闹没有用了,目前他所能做到就是忍耐现状。

 

兰斯很好奇,这些伤员有些明明受了很重的伤,但却能忍着痛和周围人谈笑风生,好像只有医护人员来包扎伤口和检查伤口的时候才会感觉到疼。但也有人疼得不停大叫,不过伤到这种程度的人大多是截肢了的伤员,不算太多。

 

“这怎么会跑来小孩子啊?”躺在床上的一个大胡子伤员看见兰斯问到。

 

大胡子这么一说,所有人都看向了兰斯,而兰斯只敢缩在医护人员身后,在他看来这里的人都很可怕。

 

“这个孩子啊,是伯爵大人的孩子。”医护兵看了一眼兰斯说到。

 

“是小伯爵大人啊。”大胡子开玩笑地说到。

 

“哈哈哈哈。”

 

这此起彼伏的笑声让兰斯有一点害怕,他看不出这些人对他是和善还是讨厌,他只是跟在医护人员身后默默学习着怎样包扎伤口,检查伤口。

 

大概用了两天的时间,兰斯就能处理比较简单的伤口了,而兰斯也逐渐地和这些伤员们熟络了起来,只是每天都有旧的伤员离开新的伤员到来,渐渐的整个军队都知道了伯爵家的孩子来这里了。

 

兰斯逐渐地可以开始快速地整理自己,每天早上准时起床,有时还和士兵们一起参加晨练,他潜意识里明白这里没人会惯着他,他发现即使没有仆人照顾,自己也可以生活得很好,米斯尔纳伯爵在空余时间则教兰斯读书写字,兰斯也学习得很认真,兰斯和军队里的士兵们也相处得越来越好。

 

兰斯有时候晚上睡不着,就会找晚上巡逻的士兵一起聊天和他们一起巡逻,在一次次的聊天中他才逐渐意识到自己是有多幸运才会生在伯爵之家,他会想起自己曾经的做法是如何的恶劣,而兰斯也从那时下定决心不再欺负他人。

 

两个星期后,米斯尔纳伯爵把那段很长的贵族誓言教给了兰斯,而兰斯花了一个晚上牢牢地记住了这誓言,身为贵族,理当在灾难和战争来临之时守护在民众之前,不可贪污平民之财,不可霸凌于平民。

 

“兰斯,你知道贵族到底是什么吗?”米斯尔纳伯爵这样问到兰斯。

 

“我不太明白,父亲。兰斯回答道。

 

“贵族是平民借国王陛下之手选出的守护和领导他们的人。”米斯尔纳伯爵说到,“未来有一天,你会和我坐在一样的位置上,你要始终牢记这句话。”

 

“嗯,我明白了,父亲。”兰斯眼神坚定地回应道。

楼主签名:没什么想说的_(:з」∠)_
回帖
回复列表
    (0) 分享
    分享

    请保存二维码或复制链接进行分享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