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上线连载小说板块~
为了方便读者阅读~
论坛上线了连载小说板块~
现阶段仅针对pc端~
之后更新手机端~
论坛刚建立,还没有什么人气 ~
希望大家多多拉点朋友来聊天呀 ~

知道了

《传说中的童话》第二章

原创 无标签
0 476
喵喵呜DXC
喵喵呜DXC LV1 2021-05-26 14:19:40
用户等级:0级

拉文纳还记得吉恩送她木头刨花的那天,两人约好下午在小镇附近的山头上玩耍,但拉文纳一个人坐在山头一直坐到了傍晚,吉恩才气喘吁吁地跑来见她,他的手里有一束用刨花人工卷曲折叠成的花,非常好看。

 

“你跑去哪里了,怎么现在才来?”拉文纳依稀记得她那天一直等不到吉恩,可以说是生了一肚子闷气,正找地方打算发个火。

 

“抱歉啊,小拉,我给你准备礼物去了。”吉恩挠了挠头,有些自责地低下了头,明天就是你的生日了,但是我明天得和师傅去城里送货,所以所以,我就今天提前做好了礼物送给你。“

 

“礼物?“听到礼物两个字,拉文纳心中的怒火瞬间转变成了好奇,但当她看到吉恩手里那束漂亮的刨花时,她的眼睛一下就亮了。

 

“嗯,就是这束木头花。“

 

那束用刨花做成的花虽然的确很漂亮,但也并不是漂亮到那种让人叹为观止的地步,但拉文纳接过那束花的时候,她真心觉得那是世界上最漂亮的花,没有之一。

 

在接过那束木头花时,拉文纳也看到了吉恩受伤的手,虽说吉恩是木工学徒手受伤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拉文纳那一刻觉得那些伤都是吉恩为她准备礼物而受的伤。

 

拉文纳看着一脸害羞低头看着地面的吉恩,说到:

 

“吉恩最好了,我最喜欢吉恩了!“

 

那一刻,吉恩的眼睛不只有突如其来的慌乱,还有开心和喜悦。

 

每次拉文纳想到这件事就害羞到忍不住用双手捂住了脸,安慰自己当初年龄太小,才会把这样一句告白这么大胆且恬不知耻地说出来。

 

“不想了不想了,还是赶紧去干活吧。“拉文纳用双手拍了拍自己的脸颊,清醒了一下,继续去做家务去了。

 

小镇这两天也并不是多太平,据说有神秘的邪教团伙正向着小镇的方向而来,据说这个邪教团伙就是曾经在王都释放瘟疫的那些家伙,但这群邪教人员据说来无影去无踪,每次国王派出部队去抓捕这些邪教成员,都是无功而返。

 

虽说有这样的传闻,但是大家依旧不紧不慢地过着日常的生活,因为这样的传闻大多数都是假的,人们也就当作茶余饭后的一个谈资罢了。

 

可是到底是真是假,没有人知道。

 

一天很快就过去了,月亮升起夜幕降临,大家都休息了,拉文纳躺在床上看着手中的红宝石项链,那颗红宝石隐隐约约发着淡淡的红光,甚是美丽。

 

“拉文纳,快跑!“

 

拉文纳心里一惊,她好像听到有人在叫她。

 

“快跑,拉文纳!“

 

“妈妈?“拉文纳感觉这个声音莫名的亲切,忍不住回问了一句。

 

可是那声音再没有出现过,拉文纳不知道是否应该把这当一回事,她逐渐有些害怕,不知所措,但她不知道接下来是该无视刚刚发生的事情还是应该认真对待一下。

 

但接下来,她也没得选择了。

 

小镇突然嘈杂了起来,明明是夜晚,窗帘的缝隙却透过了暖光,很快小镇的钟声响起,再接下来,是惨叫声和铁器相撞的声音,还有哭声。

 

拉文纳吓得坐了起来,不断地向墙角的方向后退,手里则是紧紧攥着那条项链。

 

“拉文纳!“门突然被打开,冲击力的是拉文纳的父亲彼得。

 

“爸爸,发生了什么?“拉文纳被窗外的声音吓得颤抖,眼泪不自觉地流了下来。

 

好像是邪教,拉文纳听我说,你要藏好,那条项链你也要藏好千万不要被发现。“彼得双手扶着拉文纳的肩膀很严肃地说到。

 

“嗯……我会藏好的。”拉文纳颤抖地说到。

 

小镇之中,血于火的红色相互交融,哭声与惨叫声此起彼伏,那地狱一般的场景中身着黑袍的邪教徒好像地狱中的魔鬼,吞噬着原本美好的一切,拉文纳缩在衣柜旁的角落里一动不动,而彼得在一楼手里拿着铁镐等着与即将来临的邪教徒同归于尽,因为跑已经没什么希望了,邪教徒人数众多,包围了整个小镇,跑只有死路一条。

 

拉文纳听见楼下的门突然被撞开,然后是父亲的拼杀声和武器穿过身体的声音,最后是身体倒地的声音。

 

拉文纳不知道倒地的声音是谁的,但她心里的慌张丝毫不减。

 

“你们去二楼看看。”

 

这句话对于拉文纳来说是绝望的刺剑,刺中了她的心脏,随着脚步声逐渐靠近,拉文纳蜷缩得越来越紧,手里紧紧地攥着项链,泪水忍不住地流淌。当她再睁开眼,黑袍邪教徒的手抓住了她的头发把她揪了出来。

 

那条项链也掉落在了地上,在窗外火光的衬托下,那颗红宝石更显美丽。

 

“快告诉大人,我们找到了!”其中一个邪教徒看到那颗红宝石惊呼道。

 

但当他想要用手去触碰那条项链时,项链突然发出紫色的光将邪教徒的手变成了白骨,不见一丝血肉。

 

“啊啊啊啊!”邪教徒看着自己变成白骨的手尖叫着昏死了过去。

 

其他邪教徒看到这一幕都不敢说话,只是一脸惊恐与诧异地看着拉文纳和那条项链,一动都不敢动。

 

“是女巫!这个女人是女巫!”

 

拉文纳到现在受到的的刺激太多了,她现在只是低着头一脸惊恐的模样一动不动。

 

外面的惨叫声和哭声已经消失,只有火焰吞噬着房屋的灼烧声,一个身穿红袍的男人走进了这个房间,而他身后的女子在他的示意下蹲下身检查那条项链。

 

“大人,这是保护咒语,只有项链的拥有者自愿交出项链,咒语才会解除。”女子转过头看向红袍男子。

 

所有人都看向了拉文纳,而所有人第一时间都被拉文纳的美丽所震撼了,没人会想到世间竟有如此美丽的生物。但是红袍男子轻咳一声,所有人的思绪都被拉了回来。

 

这个女孩不是施咒人,“女子又补充道,”她没有这么强的魔力。“

 

“小姑娘,你可以把这条项链交给我们吗?“红袍男子问到。

 

拉文纳看着红袍男子,眼中是恐惧和憎恨,她没有说话,只是这样盯着红袍男子看。

 

“如果,把项链交给我,我可以救活你的父亲。“红袍男子凑到拉文纳耳旁说到。

 

“真的吗?”拉文纳声音颤抖地问到。

 

“有那颗宝石的力量就可以。”红袍男子说到,“我还会送你一个小礼物。”

 

拉文纳将信将疑地拿起那条项链,她拿着项链混乱地思考了一下,已经没有其他的路她可以选了了,她亲手把项链递到红袍男子的手中,紫色的光没有出现。

 

两个邪教徒把彼得的尸体抬了上了,红袍男子走向尸体,把项链贴在尸体的额头上,红色的宝石中流出来红色的如液体一样的光,那些光将彼得的尸体逐渐缠绕,红色宝石突然猛地发出耀眼光芒,光芒过后,躺在地面的彼得咳嗽了起来。

 

“美丽的公主,我们还会再见面的。”红袍男子拿起项链,看向拉文纳说到。

 

“爸爸!”拉文纳赶紧爬到了彼得身边,而那些邪教徒也都离开了。

 

窗外依旧火光冲天,而拉文纳抱着依旧昏迷不醒的父亲,虽然彼得时不时地会咳嗽但并不说话也不睁眼,拉文纳心中慌乱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拉文纳,我的女儿。”彼得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爸爸,我在这里,我在这里。”拉文纳原本已经灰暗下去的眼神里突然又有了光。

 

“你没事就好……”彼得松了一口气,“我时间不多了,那颗宝石可以复活生命,但不会完整复活同一个生命两次。”

 

“爸爸你在说什么?”拉文纳慌乱地问到,“你已经复活了,应该好好休息。”

 

拉文纳,你的母亲,是女巫,她曾经用那颗宝石复活过我一次了,这次复活不会奏效了。彼得很是淡定地轻声说到,“最多就是稍微拖延了一下……我的死亡时间罢了。“

 

“你……去找龙女巫……玛琳菲森,她会告诉你所有的事情。“彼得说到,“我的女儿,看来我时间到了。”

 

“爸爸,爸爸!”

 

彼得再闭上了眼,再也没有睁开过,这一次他真的走了,只留下了满心悲伤和疑惑的拉文纳。

 

……

邪教徒一行人已经撤离了小镇,他们正在照着原路返回。

 

“大人,把那个留给那个女孩没问题吗?”邪教徒中的那个会魔法的女子问向红袍男子。

 

“反正那个东西咱们也不会用,带着又麻烦,这次生命之石终于到手了,也不用在意那个东西了。”红袍男子说到。

 

……

当太阳升起,整个小镇只剩下了遍地残骸和烧毁的房屋,当然也有一些房屋幸免遇难,但是活着的人只剩下了拉文纳。

 

拉文失魂落魄地走到了一楼,在一楼的正中间放着一面一人多高的镜子,这面镜子居然能完完全全反射周围的景象,不同于那些金属镜子,它没有金属光泽感觉镜框内是一个和外面一模一样的场景。

 

拉文纳看到那面镜子的瞬间,她的心一瞬间静了下来,她似乎感觉镜子在召唤着她,她突然感觉她和这面镜子相遇是命中注定。

 

拉文纳抚摸着镜框,一句话不禁脱口而出:

 

“魔镜魔镜,谁是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

 

“当然是你,我的主人。”

 

楼主签名:没什么想说的_(:з」∠)_
回帖
回复列表
    (0) 分享
    分享

    请保存二维码或复制链接进行分享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