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上线连载小说板块~
为了方便读者阅读~
论坛上线了连载小说板块~
现阶段仅针对pc端~
之后更新手机端~
论坛刚建立,还没有什么人气 ~
希望大家多多拉点朋友来聊天呀 ~

知道了

《蓬莱传》序言+第一章

原创 无标签
2 530
渔家
渔家 LV1 2021-05-02 16:22:54
用户等级:0级

引言:

      东海有仙岛,曰蓬莱,集天地之造化,非有缘者不可见,其上龙凤呈祥,祥云缭绕。史书曾记载,秦朝开国皇帝秦始皇嬴政,曾派手下心腹徐福,两次出海,终遭欺骗。但,事实真的是这样吗?一代枭雄,真的会被骗吗?徐福出海,真的是去享乐了吗?传说中的长生不老药,真的存在吗?云雾中昙花一现的巨大黑影,究竟是什么?偶然间,一句诗仿佛说明了什么: 

                                江间波浪兼天涌,

                                蓬莱岛上探长生。




                             第一章:祖传的宝贝

我是何杨,一个名不经传的大学生。往日的生活,不说惊奇,也不算平淡。但今天,或许是我一生中最为荒诞离奇的一天。怎么说呢,听我细细道来——

我是一个大学生,在七岁时母亲因病离世,只留下了一条略显暗淡的祥鹤玉佩,陪伴了我无数个春秋。玉佩似由翡翠制成,背面刻着一排古籇。据家里人说,那是母亲那边人所流传的护身符,取吉祥如意之寓意,可以驱鬼避邪。但我们从来都是不以为意,就当是一个普通饰品。奶奶昨天心脏病复发,收入了医院抢救,但多半凶多吉少。奶奶已经七十多岁高龄了,心脏病发作得越来越烈,医生早已断言活不过这个冬天。中午,奶奶突然打电话给父亲,想见我最后一面。正巧今天没有什么重要的课,我咬咬牙,索性辞课去了医院。

不知为何,我心中总有一丝不安。晴朗的天空,不知何时也被厚厚的阴云遮住,不见了往日的笑脸。此时正值夏天。空气闷热,压得人喘不过气来。毒辣的眼光炙烤着空气,视线也都略显扭曲。才走了不足千米,我额上却已生出了细密的汗珠。最爱热闹的鸟儿,此刻也不闹腾了,蜷在窝中,慵懒地梳理着自己的羽毛。捏了捏手心,发觉手掌黏乎乎的,不知是热的,还是急的。

我走在路上,低头注释着脚下的柏油路,却不料“人在路上走,祸从天上来”。拐角处,一辆自行车窜出,汽车人似乎未料到此刻会有行人经过,猝不及防之下猛地拉下了刹车。但是!啊啊啊啊,这么近,拉了跟没拉有什么区别(吐血)!”啊啊啊啊——“不幸中的万幸,车是停住了,但是,这人儿吧,来了个神补刀,撞在我胸口上。“诶哟我——”我惨叫一声,一个踉跄,脚下打滑,厄运眷顾我,来了个后背着地。哦豁!这把我摔得着实不轻。“呃……”我大脑一阵混乱,一手按着腰,一手扶着身后的榕树,看向迅速起身的女孩儿。诶?这么好看的嘛?我盯着她的侧脸,一时间有些痴迷。白皙的脸蛋上缀着点点好看的红晕,一双明亮的大眼睛此刻水汪汪的,有种说不出的可怜之感。女孩儿拍了拍沾染了灰尘的青色素裙,望着我,眼中带着些许紧张。我心一窘,也不说话。我们俩就大眼瞪小眼,沉默了五分钟左右。最终,还是她发声了:“对……对不起!”她低着头,双手绞在一起,轻声道。不知是因为紧张,还是因为害羞,她素白的脸上升起了一团红霞。

我愣了愣,旋即摆摆手,一副不在意的样子:“没事没事,你走吧。”她深深的看了我一眼,轻声说了句谢谢,扶起自行车,悠然离开,只留下那柔柔的声音在耳边回荡。我回头望了望,想起还在医院等我的奶奶,心中一紧,又开始的赶路。

到了医院,门口,心中陡然一惊。脑中似有一道霹雳闪过,不安之感在这一刻加剧了百倍!!礼貌地问了问奶奶的病房位置,我立刻奔向了四楼。

“吱呀——”我轻轻推开了病房的房门,映入眼帘的是躺在白色病床上的苍老身影。“奶奶!”我心一紧,泪水模糊了视线。

“啊?是杨杨啊……”奶奶吃力地抬起头来,饱经风霜的脸上勉强挤出了一丝笑意。奶奶将一旁的父亲喊出房间,垂目低声道:“我早知道……迟早会……有……这一天。你也别伤心,人终究有生死离别呀。”奶奶顿了顿,眸中突然亮起了厉芒,整个人突然精神了不少。“接下来我说的,你可要听好了!”奶奶低沉的声音响起。“我们家,历史其实可以追溯到秦朝……”听着奶奶娓娓的叙述,我心中一阵阵的惊骇。我们家,其实是秦朝,徐福的后裔!意思是说,我其实姓徐!但我们这一支分脉,一直留居大陆,却不知何时招引来了一个可怕的仇人。他们,自称收割者!为了躲避他们,我们先祖隐姓埋名,居于四川一隅。最后,奶奶在年轻时机缘凑巧,听到了收割者的真正目的——他们是要我们祖传之宝“方寸书”!但这也不是没有代价的。年轻的奶奶双拳难敌四手,被中了一记阴的,埋下了病根。奶奶从怀中掏出一本泛黄的薄书,轻轻递入我手中,喃喃自语:“不要相信任何人!切记!”我点点头,眸中闪烁着泪光。

“我的老伙计,我来陪你啦……”奶奶自言自语,嘴边挂着一丝甜甜的笑,闭上了眼。

我呆呆地除了房间,回眸,最后看了奶奶一眼。父亲眼光复杂,问:“奶奶。已经?”我点了点头,六神无主地向外走去。父亲叹了一声,眸中腾起了一团晶莹的蓝雾,望向我的背影:“希望你,能好好活下去啊……收割者?呵,我来挡!今日,我倒是要看看,到底是吾不辱五德之名,还是你收割者尸首分离!”

                               【本章终】

作者:渔家

小声的说一句:“一切版权归我所有……解释权也一样……”

楼主签名:一个在大佬间夹缝求生的萌新(瑟瑟发抖)
回帖
回复列表
(4) 分享
分享

请保存二维码或复制链接进行分享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