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上线连载小说板块~
为了方便读者阅读~
论坛上线了连载小说板块~
现阶段仅针对pc端~
之后更新手机端~
论坛刚建立,还没有什么人气 ~
希望大家多多拉点朋友来聊天呀 ~

知道了

《新手村的隐藏大佬》第六章

原创 无标签
1 751
冷洺
冷洺 LV1 2021-04-20 17:07:12
用户等级:0级

“你高估了魔法卷轴的威力。”晨曦转过身子,背对着那几名魔法师,“就算是八级的魔法卷轴,也没有瞬间秒杀五名六级魔法师的能力,还是会反抗的六级魔法师。不过最后再提醒你一次,你如果现在转身,还来得及。”

“我好歹也是一名魔法师,什么场面没见过。”诺依有些不以为意,死人?她从小到大见过的死人多了去了,有在断头台上被斩杀的犯人,也有因为瘟疫死亡的平民,或者因为饥荒饿死、瘦到皮包骨头的老人和孩子。

她自认为已经习惯了那些令人绝望的场景。可是下一秒,她还是为自己愚蠢的行为感到后悔,很显然,眼前的一幕已经完全超出了她的认知。

祭坛上闪烁着淡淡的黑色光芒,若仔细观察,还能发现这道从卷轴里倾斜而出的阵法,正在以极为缓慢的速度缓缓转动着。几秒钟后,那五名魔法师似乎已经失去了抵抗的能力。他们的眼神开始变得迷离起来,身子却在不断地肿胀、腐烂,指尖伸长的指甲像是一排锋利的匕首,嘴角溢出吸血鬼般的尖牙。

他们像是受到了蛊惑的野兽,仿佛只剩下了对鲜血的追求和深藏在灵魂里的暴虐。他们互相撕咬,就算不实用魔法,利亚的实力也在其他人之上。此时此刻,他终于不用再故意掩盖自己的兽性。他把其余四人纷纷击倒在地,用指甲划破他们的肚子,拉扯出带血的肠子,啃食肝脏……

尽管在来之前并没有吃太多的食物,诺依还是止不住的恶心,哪怕她吐不出来任何东西。她转头看着晨曦,后者的嘴角正挂着幸灾乐祸的笑容。

“我不止一次的提醒过你,最后转过身子。”他笑着说。

诺依浑身一颤,心里泛起一股恶寒,眼前这个看似随和的青年人突然让她产生了一股莫大的恐惧,她再一次开始好奇他的身份,不,这不是一个好兆头,她开始有些后悔和晨曦一起进到这座地宫。魔法卷轴、地狱犬以及和安雅长相极为相似的女尸……晨曦的身上绝对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你有没有什么想问的?”晨曦推开了那副装着尸体的水晶棺,在某一时间,他的手上凝聚起火焰的符文,又在下一刻消散,他想到了一个更好的计划。“我可以跟你解释一下魔法卷轴和小七的来历。”

“不,我现在只想尽快离开这个地方。”诺依按在胸口的手逐渐落下,她把袍子向上提起了一些,避免离开这的时候沾上那些令人厌恶的血污。

“聪明的女人。”

当晨曦和诺依重新回到米歇村时,已经是下午的五点钟了。晨曦去马厩归还了那匹白马——那个阿婆依旧在一些奇奇怪怪的动作中念叨着一些常人听不懂的话语,但是有一点毋庸置疑,她对晨曦的平安归来感到高兴。

晨曦在冒险者工会同那名女接待讲明了情况,他汇报了冒险者全部身亡的消息,并给了她一些他认为可以算作证据的东西——一枚象征着六级魔法师的徽章,一只刻在黑色金属牌上的老鹰,是他从地宫出来的时候,从利亚胸口上取下来的。

可报酬并不会随着委托的结束而立马送到他的手里,这是领主发布的任务,等等他审核确认之后,才会让冒险家工会把金币交给他,尽管晨曦觉得自己这次连半枚铜币都得不到。

诺依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工坊,她从口袋里取出三只透明盒子整齐的摆放在桌子上,这些是她在神殿里拿到的黑斑眼镜蛇的蛇胆。之后,她按照和晨曦的约定,去了冒险家工会对面的那家酒馆,晨曦点了两杯啤酒,已经在那等她。小七趴在他的身旁,啃食着怀里那根刚刚烤好的香肠,这应该是酒馆老板的女儿悄悄拿给它的。

“在路上我碰见了安雅。”诺依端起那只小巧的白兰地杯,它的杯口弯曲,可以很好的收敛啤酒的香气。她优雅的喝了一小口,继续说道:“我和她打了招呼,她现在应该已经回家去了。”

在周围冒险家的喧嚣声中,晨曦更显出几分慵懒。他手里的杯子是厚重和结实的扎啤杯,他向来厌倦那些繁琐的绅士礼节,那些自诩高尚的人在他眼里只不过是一群披着文明外衣的恶棍而已。一旦扯下这块遮羞布,他们的行为甚至比市井里的流氓无赖还要肮脏。

晨曦灌了一大口啤酒,像是在喝水一样,“她应该会做好晚饭,在家里等我回去。”

诺依忍不住笑出声来,米歇村里连小孩子都能喝上几杯啤酒,可此时诺依的脸上却已经微微泛红,“听起来你这个当哥哥的可不怎么称职。”

“你难道不认为,这样可以让她更好的适应一个人的生活?在以后我不在她身边的时候。”

“这倒也是。”诺依用左手托着脑袋,“所以你约我到这来是为了什么?我想你不会浪费时间和我聊一些生活中的琐事。”

“我要离开一段时间,我希望你能帮我照顾一下安雅。嗯……我想想,大概是一年的时间。而且,如果有可能,我希望你带着她离开米歇村,尽可能去一个离这儿比较远的地方。”晨曦压低了声音,“当然,我这我还有最后一张七级的魔法卷轴,它至少值一百个金币。作为你的报酬,我想这应该足够了。”

“诱人的条件。”诺依十分冷静的看着他,同样用着尽量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虽然不知道该不该问,但我还是想听听原因。等等……先让我猜猜,是不是与这次的委托有关?”

“你是个聪明的女人。”晨曦既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他从口袋里取出另一枚雄鹰徽章,放在了桌子上,“只能说是其中的原因之一。这是只有圣米尔国皇家魔法师才有资格佩戴的图案,而现在他们的魔法师被我杀了。”


楼主签名:
回帖
回复列表
(5) 分享
分享

请保存二维码或复制链接进行分享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