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上线连载小说板块~
为了方便读者阅读~
论坛上线了连载小说板块~
现阶段仅针对pc端~
之后更新手机端~
论坛刚建立,还没有什么人气 ~
希望大家多多拉点朋友来聊天呀 ~

知道了

残存之诗

原创 无标签
1 455
陈璐瞳
陈璐瞳 LV1 2021-04-14 09:15:40
用户等级:0级

死与新生

在未来的某一天,人口到达的顶峰,大大超出了环境所能够承受的极限。

为了避免整个族群毁灭的危机,人们暂时抛弃彼此之间的分歧与成见,共同为了一个唯一的目标前进——外部空间移民计划。

为了实行这个计划,首先需要克服的,就是如何解决人类在太空之中如何长久的生活下去的问题。现在的人类生理构造并不适宜长时间在太空中生存,而在抛去生理原因的情况下,也没有人类在没有一定数量的支撑下,在完全封闭的环境里正常生活超过三个月。

这种问题之前从未被人们所重视,如今,当末日迫在眉睫,人们才焦急的为此创建了名为“残存之诗(Remnants Of Poetry)”的组织。表面上是为了研究新技术来解决人类无法在太空之中生活的种种问题,实际上是通过操纵人类基因,并在此基础上进行人为改良,最后使用试管婴儿技术所制造出的人造人。

很快,第一代人造人呱呱坠地,虽然他们因为基因调整的缘故,免疫了人类所可能感染的绝大部分病症,并且有着更高更强的体能,更强的智力,更强的学习能力。前期取得的成果令人们欣喜若狂。

但是很快,人造人们的缺点便暴露了出来——

他们暴躁易怒,并且极度仇视创造了自己的人类。他们认为自己的命运应该由自己所掌控,而不是被原本应该彼此平等的其他人类来掌控。于是,第一次冲突就这样在“残存之诗”的研究基地中爆发。

尽管冲突飞快的被镇压,并且以人造人近乎全灭的代价作为结尾,但是为了保存研究成果,实验室最终还是留下了一个女性人造人样本。他们为她取名为“莉莉丝”,意为传说中神赐予第一个人类“亚当”的第一个妻子。

在随后的时光里,“莉莉丝”表现出乐与其他第一代人造人截然不同的样子——她的身上似乎完全没有那种暴戾而疯狂的影子,并总是安静的一个人坐在那里读书。研究人员非常乐于看到这种结果,毕竟没有人会喜欢一个暴躁易怒,且精神状态非常不稳定的试验品。

对于在自己身上做试验的事情,“莉莉丝”并没有表现出厌烦或者是拒绝。她似乎总是一副淡淡地,无所谓的表情。

为了弥补上一次人造人计划所犯下的错误与损失,实验室很快决定以“莉莉丝”为蓝本,制造下一代人造人。

然而,事情的发展总是超出人们的预料。

虽然试验成功了,实验室确实制造出了比上一代更加稳定,也更加优秀的人造人,但是他们的数量却仅仅只有三个而已。

两男一女,似乎是他们目前技术的极限。

他们都继承了第一代人造人“莉莉丝”的有点,有着良好的外貌,温文尔雅的性格,优秀的学习能力与记忆能力,强大的智商,相比于人类来说极其卓越的耐力与体力。而且更重要的,为了能够适应在太空中漂泊的漫长时光,他们身体的衰老速度相比于人类来说要缓慢三到五倍之多。

终于,时机成熟,人们决定将包括“莉莉丝”为首的四人使用宇宙飞船送上太空,前往月球基地进行移民计划最后的准备。

代号“莉莉丝”,残存之诗编号ROP-3750,为移民团的司令官,同时也是指挥者。

代号“该隐”,残存之诗编号ROP-2960,为移民团的副司令官,同时也是负责整个移民团安全的警备长官。

代号“亚伯”,残存之诗编号ROP-4948,为移民团侦查部队的队长。

代号“芙蕾雅”,残存之诗编号ROP-092,为管理移民团人员与资料的后勤长官。

四人作为移民团的领导者,率领着大约十万人的庞大队伍进入了月球基地。

然而,那一天,一切都改变了。

原本就觊觎“残存之诗”实验室技术的人们,与仇视人造人技术,认为其玷污了神学的狂热分子们集合在一起,对实验室发动了袭击。“残存之诗”实验室伤亡惨重,被迫从台前转入幕后。

让所有人始料未及的是,那场冲突竟然蔓延到了整个世界,成为了席卷整个世界的战争。

为了抢夺离开地球的资格,前往外太空生存资格的战争。

没过多久,这战争便蔓延到了月球表面的月球基地。

原本就因为利益互相集合在一起的人们互相举起屠刀的时候,并不会迟疑。那场发生在月球基地中的战争究竟死去了多少人,至今也没有一个定数。恐怕其中的真相,只有作为亲身经历的当事人才能够知晓吧。

总而言之,最后的结果就是月球基地近乎瘫痪,人员损失超过了三分之二。当大家冷静下来的时候,却发现眼前最为严峻的问题,是几乎耗尽的资源,与无法取得的,来自地球的支援。

食物能够支撑的时间很快便被计算了出来,为了避免因此再一次发生冲突,担任移民团领导者的四人制定了相当严格的计划,规定了近乎于严苛的食物配给制度。然而即便如此,资源消耗的速度也依然超过了所有人的预料。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亚伯”如此地说着。

他不顾其他人的劝阻,毅然决然的离开了月球基地,前往外部寻找资源。然而等到他回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被一种沉睡在月球土壤之中的病菌所感染。

当其余三人发现的时候,这种病菌已经蔓延到了整个月球基地之中。

万念俱灰的众人聚集在一起等待着死亡,却发现身体对于食物与水的需求被降低了许多,而且很多原本被疾病所折磨的人们也很快恢复了健康。

重新燃起希望的人们,用了整整近百年的时间重新修复了月球基地,并且使用全部的资源制造了一艘返回地球的飞船。

不过那里的情况,已经远超他们的想象——

地球最终爆发了核战争,使整个人类文明倒退了近千年之多。

文明毁灭,大地归于荒芜。

看到这种情景,移民团选择以最快速度开始协助重建工作。

然而,当移民团的人们刚刚离开飞船,并被来自于太阳的紫外线所照射的时候,噩梦开始了——

他们所感染的病菌发生了剧烈的变异,使身体对于红血球的需求量猛然提升了接近千倍,暴涨的生理需求使许多人开始选择以“吸血”这种极端的方式来获取血红蛋白的补充。

于是他们便被恐惧的旧人类称之为“吸血鬼”,意为曾经出现在地球传说中的,以鲜血为食的生物。

新的战争开始了。

尽管移民团所拥有的的技术与武力对于旧人类来说是绝对的碾压,但是他们的数量终归是有限的。在如同海啸一般的旧人类中,显得那么不值一提。

眼前紧张无比的情况使移民团的领导者们紧急召开了会议,在会议中,“莉莉丝”认为应当通过对话来解决纷争,而其他两个人则认为和平的前提是绝对的力量,只有年幼的“芙蕾雅”因为尚不明事理而没有做出表态。

无法达成共识的“莉莉丝”神色黯淡地带着自己的支持者,离开了移民团。

然而她们刚离开不久,便受到了旧人类的袭击。

他们将“莉莉丝”等人当做邪恶的“魔女”进行审判,将他的同伴剥皮并活活烧死,将“莉莉丝”活生生的钉在了十字架上。

当支援赶到的时候,“莉莉丝”几乎就剩下最后一口气。

愤怒的“亚伯”不顾“莉莉丝”的反对,与其他人的求情,以移民团所带来的超前武力对旧人类实施了以万为单位的屠戮。当“莉莉丝”苏醒的时候,旧人类的数量已经在“亚伯”的努力下减少了五分之一。

眼见即将重新变为残忍的种族灭绝的“莉莉丝”,使用移民团飞船中的力量,找到了“残存之诗”的实验室,并通过她们,将有关于病菌以及移民团所发生的所有事情告诉了他们。

在得知了“吸血鬼”们的秘密之后,战争开始进入了僵持阶段。

随后,“亚伯”因为冒进被旧人类所捕获,在即将被处死的刹那,“莉莉丝”赶来将他救了下来,并且将地球曾经存在着的文明结晶展示给了“亚伯”,并告诉了他自己将要守护旧人类的决心。

这个时候,“亚伯”才明白了自己究竟犯下了多么严重的罪孽。

不久之后,由“该隐”与“残存之诗”发起的停火谈判在移民团的飞船中开始,而这只不过是“该隐”为了彻底摧毁旧人类希望的计划而已。

始料未及的“莉莉丝”被“该隐”偷袭,近乎濒死,而她也将自己注射了“残存之诗”最新研制的纳米激素的事情告诉了随后赶来的“亚伯”。悲愤的“亚伯”与“该隐”进行了大战,二人分别获得了“莉莉丝”的血液,并成功继承了她的力量。

最终,愤怒的“亚伯”将“该隐”封印在移民团的飞船之中,并引爆了其中的核燃料电池。

又一次被背叛的“亚伯”杀光了附近的移民团成员与旧人类,独自一人带着“芙蕾雅”,在将最后一份“莉莉丝”的血清交予她之后,将她送到了态度温和的旧人类之中生活。

而自己则返回确保“该隐”的死亡。

果不其然,吸收了“莉莉丝”力量的“该隐”并没有那么简单就死去,他和“亚伯”开始了一场横跨整个大陆的追击战,并最终被其撕裂了身躯,推入了进入临界状态,即将熔毁的核反应堆之中。

最后,失去了意义的“亚伯”在荒芜的大地上漫无目的的前进着,最终进入了某个地方的地下进入了沉睡。

这一沉睡,便是九百多年的时光……


楼主签名:
回帖
回复列表
  • 陈璐瞳
    2021-04-14 09:16:35

    ——一千年前。

    “哥哥哥哥,为什么天上有那么多的星星?”

    “因为我们现在来到了地球上呀。”

    “哥哥哥哥,为什么地上有那么多一动不动的人呀?他们是睡着了吗?”

    “不,他们已经死了。”

    “哥哥哥哥,什么是‘死’啊?”

    “死亡就是,再也不会活动,再也不会呼吸,再也不会品尝美味的食物,再也不会欢笑,再也不会悲伤,永远——永远的沉寂下去——”

    “哥哥哥哥,那么另一个哥哥他……”

    “是的,他死了。”

    “哥哥哥哥,那……”

    “没错,是我杀的。”

    漆黑的夜空下,男青年湛蓝色的眸子中流转着淡淡的光彩,倒映着这周围成千上万的死尸。

    “哥哥哥哥——那些人难道也是……”

    “是的,都是我杀的……”

    他牵着她的手,向着远处那座灯火通明的城堡前进。

    “记住,过会儿什么都不要说,什么都不要做,忘记自己曾经经历过的一切,明白么?”

    他轻轻地抚摸着她白色的头发淡淡地说着。

    “哥哥,你以后不能陪我了吗?”

    “暂时不了,我还有我要做的事情。”

    两个人在道路上缓缓的前进着,周围遍布着各式各样死去的尸体,一眼望不到边。

    终于,二人来到了城堡的门口。

    他伸出手,轻轻叩响了紧闭的大门。

    “记住我说的话,好好生活下去。”

    “哥哥,我一定会好好听话的,你说的话我都会记在心里,你说的一切我都会照做,可是你能不能不要走,不要离开我。”

    听着她语气中那明显的哭腔,男青年还是坚定的摇了摇头。

    “听话。”

    “不——我不要哥哥离开,我想和哥哥永远在一起,我想嫁给……”

    男青年深深地吸了口气,他伸出手,极快的打在了后者的脖颈上。

    “对不起,但是这些事情还没有完结——因为那个家伙——”

    他俊美的脸上露出了悲愤的表情。

    ——对不起了……

    晶莹而滚烫的液体滴落在小女孩恬静的脸上,和她眼角处的湿润混合在一起……

     

    ——现在。

    “美丽的小姐,你认错人了。”

    尼禄·阿根托尔靠在墙上,颇为忌惮地看着眼前的白发少女。

    “我怎么会认错呢?你这家伙,明明就是他啊——”

    血红色的瞳孔与湛蓝色的眸子对视着。

    “我说过了,你是吸血鬼,是‘长生种’,而我只不是一个比其他人类稍微强一些的……”

    “到了这个时候,你还觉得你的那些话能够站得住脚吗?”

    白发少女的脸上露出了戏谑的表情。

    “我说了,你肯定找错人了。”

    “是吗?那你能拿出我找错人的证据么?”

    “你!”

    男青年一时语塞,他不知道应该如何反驳眼前这个颇为可爱的吸血鬼那流氓一般的逻辑。

    “哼,给你机会你不中用啊,还不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白发少女走上前去,伸出白皙到近乎发着光一般的手抓住了男青年的衣服,强迫对方弯下了腰。

    “你看,吸血鬼猎杀人类,吸食人类的血液。而你却猎杀吸血鬼,吸食吸血鬼的血液。我是吸血鬼的女王,也拥有支配吸血鬼的权能。那么你说说,我和你,究竟谁更强大一些呢?”

    男青年撇了撇嘴,连忙答道:

    “你强大你强大,你最强大了,我肯定没你强大。”

    听到他的话语,白发少女发出了银铃一般的笑声。

    “真是肤浅的回答啊,简直和那些‘短生种’一样令人讨厌呢。”

    她嘴角上扬,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吸血鬼猎人’……对吧?要不要试试臣服于我呢?我会给予你永远都无法忘却的回忆哦?”

    “别别别别别,我现在是斯雷因教国教廷的派遣神父,肯定不可以的哇——”

    男青年连连摆手。

    “是这样的吗?那可太令人失望了。我简直都要哭出来了——呜呜呜呜——”

    白发少女故意做出了一个可怜兮兮的表情,甚至还从自己的眼角处硬生生的挤出了几滴眼泪。

    ——我的天啊,这究竟是什么情况?为什么帝国的女王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尽管男青年的头脑中充满了疑问,但是现在首当其冲的问题显然不是这个。

    “你难道真的不打算考虑考虑吗?这可是别人求都求不来的恩赐啊?”

    白发少女的话语中带着强烈的诱惑意味,甚至她连自己的身子都贴了上来——

    “不不不不,使不得,使不得呀!”

    男青年发出了悲惨的哀嚎。

    “喂喂喂,你干什么喊那么大声啊?不愿意就不愿意呗,真是的——”

    白发少女插着腰,皱着眉头说道。

    ——怎么突然觉得,她现在这个样子还蛮可爱的……不对不对不对……怎么能这样想,实在是大错特错。

    看着那湛蓝色眸子中一闪而过的混沌,白发少女撇起了嘴。

    “哼,连这种等级的‘支配’都能够抗拒吗?简直是连‘长生种’之中都极其罕见的类型呢——”

    ——这种事情自然是理所应当的。尽管我不知道现在的你究竟是失去了记忆,还是因为某些原因故意不与我相认,但是现在的我,绝对不会再犯下一千年前的错误……绝对绝对……绝对不会再让你从我的掌心离开……

    “实在不行的话,我就动用一些我的‘私人关系’,去和你们的‘教皇’陛下把你要过来了——”

    “别别别别别!可千万不能那么做啊!”

    男青年连连摆手说着。

    他一想到听到这个消息的教皇,会如何气急败坏的迈着她的小腿,拿着比她还要高的权杖冲到自己房间里的样子,就感觉到头部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

    “啊?那怎么办?你极不愿意这样,也不愿意那样,这样让我很难办啊。”

    白发少女歪着头说着。

    “可是你真的不愿意想想看,这是因为你这奇怪的举动吗?”

    男青年大声地说着。

    “唔——我想出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既不会让你背叛你的教廷,也可以达成我的要求——”

    看着白发少女脸上意味深长的笑容,男青年的心中升起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要不然,就让我嫁给你好了。”

    ——什么?什么什么什么什么什么?她在说些什么?

    “让我嫁给你,成为你的妻子。这样的话,你们的教皇也说不出什么吧?”

    看着她狡黠的表情,男青年恨不得把自己掐死。

     


    1 回复
(1) 分享
分享

请保存二维码或复制链接进行分享

取消